紮克伯格能否抓住AR 再造Facebook帝國?



馬克 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於2014年1月首次體驗瞭一番開創性的虛擬現實頭盔Oculus Rift。站在少有的一間配備百葉窗的Facebook辦公室中,他的臉上掛著一個類似磚塊的設備,轉瞬之間被帶到瞭一座中世紀城堡的廢墟,周圍都是厚厚的雪花。這次炫目的虛擬冒險馬上就讓他覺得,VR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個主要的計算平臺。兩個月後,他通過豪砸20億美元收購Oculus支持瞭他的這一信念。

不過,在紮克伯格進行該項演示之時,業內還有另外一項鮮少被討論的技術:一項更年輕的、名為增強現實(AR)的相關技術,它有機會超越VR,有潛力僅僅通過智能手機就將背景信息或特殊效果的數字疊層疊加到物理世界。盡管Facebook沒有進行轟動性的收購交易,但紮克伯格命令他的工程師開始同時構建AR和VR未來。鑒於兩種媒介有不少相同的底層技術,從硬件組件到復雜的計算機視覺軟件,兩手一起抓是有道理的。

Facebook首席技術官邁克 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在接受福佈斯采訪時指出, 那個時候紮克伯格是真正推動我們投資於AR的那個人。 他表示,AR和VR在Facebook的三大優先發展技術之列 連同網絡連接和人工智能。在Facebook內部,數百名工程師正在研究諸如計算機視覺的基礎技術,以使得手機能夠實時跟蹤面部動作,識別咖啡杯或根據情境推薦圖像效果。人工智能對於增強AR非常重要,因此Facebook員工經常將他們的應用內相機稱為 AI相機 。 斯科洛普夫說,整個項目需要 巨大的資本支出 。

(圖註:Instagram的 Stories 功能上的面部濾鏡)

如今,Facebook正在與另外的兩傢科技巨擘蘋果和谷歌(某種程度上還包括 閱後即焚 通訊應用Snapchat開發商Snap)展開一場事關重大的爭鬥,勝出者將會成為AR開發人員的首選平臺,占據統治地位。這項技術本身雖然還處於起步階段,但已經迅速普及,這印證瞭紮克伯格最近的直覺 AR有望在大眾當中快速流行開來,而VR則仍然是一項相對笨拙的技術,它很大程度上隻對重度玩傢有吸引力。AR的關鍵優勢在於它不依賴昂貴且笨重的設備,不會將用戶與周圍世界隔絕。它適用於智能手機這一已經為全球超過四分之一人口所有的設備。

一大領悟在於,你可以使用手機來體驗AR,我們有大約13億用戶在手機上使用Facebook。 Facebook負責為AR項目提供AI技術支持的應用機器學習部門主管傑奎因 坎德拉(Joaquin Candela)表示, 手機的數量比VR頭盔要多百倍。這使得AR非常有趣,使得它成為顯而易見的要重點關註的領域。

很明顯,早期的跡象表明AR有能力吸引消費者,有時候甚至從根本上改變他們與手機的互動方式。看看一些開創性的AR應用有多麼地流行,比如Snapchat上的小狗面具和Pok?mon Go等遊戲上的虛擬尋寶遊戲。它們說明,AR,而不是VR,是我們的混合現實未來的下一個主要階段。基於AR的智能手機互動活動 使用面具搖身變成搖滾明星,或者用手機捕捉精靈 已經是可讓人們接受的社交行為。

不過,科技巨頭們之所以紛紛大舉押註AR,是因為它的應用遠遠超出瞭社交媒體、遊戲和古怪特效的范疇。該技術有望在從導航到電子商務的各個領域催生實用的應用,如虛擬試衣間可能會促進服飾的在線購買。宜傢的應用已經可以幫助購物者通過虛擬形式擺放他們傢中的傢具。制藥公司正在使用AR來展示有關藥物的實時信息。韓國現代公司使用AR應用來引導消費者瞭解一些汽車的功能特性。AR還有望出現在整合到聊天機器人的客戶支持教程上面。Facebook攝像頭團隊工程經理湯姆 梅耶爾(Tom Meyer)表示, 智能手機基本上能夠成為你觀看整個世界的魔幻鏡頭。

在Facebook內部,工程師和高管承認AR項目事關重大。要是沒能正確地推行AR,公司就會面臨旗下各款應用使用量下降的風險。它與Snapchat爭奪年輕用戶的競爭表明,社交應用的忠誠度可能轉瞬即逝。用戶會很快轉向那些具有最誘人的工具的社交應用,以及那些可以將通訊大陸商標申請(特別是通過圖像和視頻)轉化為富有吸引力的、不斷演變的體驗的社交應用。

Facebook推出其AR特效功能要比Snapchat晚好幾年,好幾年在互聯網時代可以說很長一段時間瞭。不過,Facebook最終還是完成瞭克服起步過晚劣勢的艱巨任務,這主要得益於該社交媒體巨頭內部強大的人工智能技術(支持大規模提供高級特效)以及強大的產品設計能力。這些資產共同使得Facebook能夠快速匹配Snapchat的功能,抑制其年輕競爭對手的增長,從而避免Facebook重蹈谷歌(Google Plus)等其他科技巨頭的覆轍。由於Google Plus上線過晚,谷歌錯失瞭在社交媒體領域占據一席之地的機會。

在AR上的成功,可以為Facebook帶來豐厚的回報。該公司的廣告業務主要受其應用的活躍度和用戶使用時長來驅動,2016年帶來瞭269億美元的收入。AR特效對該社交網絡的用戶使用時長的貢獻越來越大,它鼓勵用戶更多地發送消息,並花費更多時間瀏覽朋友的帖子和發佈帖子。Facebook用戶每天在其主應用、Instagram和Messenger上平均花費大約50分鐘 Facebook需要持續不斷地推出吸引眼球和刺激圖像通訊的新產品功能,以將用戶平均使用時長維持在很高的水平,抵禦外部的競爭,特別是在公司尋求盡量減少動態消息中的釣魚內容(如點擊誘餌和惡作劇)的時候。

(圖註:紮克伯格在2016年的一次大會上演2017年雞籠中元祭|中元祭|基隆中元祭|2017基隆中元祭|雞籠中元祭|基隆中元祭活動|2017基隆中元祭活動示Oculus的虛擬現實頭盔)

面具和濾鏡功能廣泛出現在Facebook的各款應用上,標志著該公司在從針對靜態圖像和相冊的 過去式相機 轉變成梅耶爾所說的 未來相機 上邁出瞭重大的第一步 未來相機 在AI的驅動下提供富有吸引力的效果,它附屬於一個由朋友和傢人組成的網絡。面具功能看起來可能很瑣碎,但將AR做好來對於Facebook而言有著生死存亡的意義。據Facebook首席產品官克裡斯 考克斯(Chris Cox)稱,公司目前轉向側重圖像的功能,對於公司未來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當初從桌面到移動的轉型。

廣泛來說,如果我們想要在未來10年或20年扮演重要角色,那Facebook就必須要將AR做得非常出色。 斯科洛普夫說道。

從 過去式 相機到 未來 相機

去年5月的一個早晨,紮克伯格戴著破破爛爛的眼鏡出現在社交網絡上,數學方程在他頭頂上旋轉。紮克伯格專門選擇用這種怪癖的數字配件來發佈Instagram Stories功能的第一個 臉部濾鏡 (在Snapchat上則被叫做 面具 )。 這是我目前為止最喜歡的一個。 紮克伯格面帶微笑望著鏡頭說道。

那些特效,包括拋散五彩紙屑的婚禮、充滿泡沫的水下場景、顫搐的考拉鼻子和小兔子耳朵,吸引瞭3億人進行試驗,從像女演員瑞茜 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和模特卡莉 克洛斯(Karlie Kloss)這樣的名人,到每個月懶洋洋地躺臥在傢中使用Instagram富有AR元素的Stories功能的青少年,每個人都參與其中。在Instagram Stories(24小時後消失的一系列照片和視頻剪輯)以及在WhatsApp和Facebook主應用程上類似功能的驅動下,Facebook如今成瞭世界上最大的社交AR生態系統,此時距離紮克伯格的Oculus演示僅僅過瞭4年,距離該公司開始選定該核心AI技術也才過瞭6年。

數百名開發人員正在使用去年12月開放的軟件 AR Studio 在Facebook的AR相機平臺上打造應用。現在,任何擁有Facebook賬號的人都可以為該社交網絡創造AR效果,包括面具、動畫和3D對象。

雖然Facebook正在攻克社交AR,但它並不是第一傢普及社交AR的公司。該頭銜歸屬於其主要競爭對手之一Snapch台灣油煙處理專家|油煙處理|油煙處理機|油煙處理設備|除油煙機|除油煙機推薦at。該款流行應用最初被許多人視為色情短信工具。Snapchat最早推出 Stories 功能(包含各種AR效果),比2016年才上線近乎一樣的功能的Facebook足足早瞭3年。直至一年多之前,Snapchat的AR功能還遠遠領先於Facebook。然而,Facebook近些年一直在幕後專心地準備該項核心技術,得益於紮克伯格早早就預感到AR有朝一日會成為主流通訊工具。

Snapchat的首批AR效果是用於照片和視頻的全屏疊加效果,它接著在2014年至2016年先後推出瞭名為 geofilters 的基於位置的藝術效果,諸如有名的吐彩虹面具的 鏡頭 ,以及名為 Bitmojis 的定制頭像。Snapchat的AR效果一炮而紅,幫助該應用獲得瞭1.5億的日活躍用戶。青少年這一或許是最有價值和最難以捉摸的群體,將其視為每天必不可少的聊天工具。現在,Facebook高管們在接受采訪時都避談這個年輕的競爭對手,但之前,該社交網絡一直憂心忡忡地跟蹤Snapchat的增長情況。

在Facebook監視其新的競爭對手的一舉一動之時,它也瞭解到瞭自己的應用上的一股趨勢。該社交網絡上的帖子越來越多地轉向照片、GIF和視頻形式,文本帖子越來越少。更為令人驚訝的是用戶對2016年4月上線的視頻直播功能的反應。包括紮克伯格在內的高層管理人員都對它的迅速普及感到震驚,那清楚地表明在Facebook上人們想要通過圖像和動畫來發言,他們想要實時地這麼做。

加大對基於圖像的共享的投資是不可避免的。在Facebook推出視頻直播功能,並註意到名為Masquerade(MSQRD)的白俄羅斯自拍面具應用之時,Facebook的產品路線圖出現重大轉折。Masquerade已經在東歐實現騰飛,並開始在美國流行開來,總用戶量達到1600萬。其面具工具與Snapchat鏡片幾乎完全相同,它依托的是MSQRD聯合創始人尤金 紮特帕金(Eugen Zatepyakin)花瞭近三年時間開發的3D圖形渲染技術。Facebook設計副總裁朱莉 周(Julie Zhou)回憶說,在公司加利福尼亞州門洛帕克的總部試用該款應用的時候,公司的高管們很快就被它迷住瞭。

MSQRD 濾鏡預覽

讓人嘗試改變自己的工具,有某種天然的吸引力 你想成為別人,想要裝扮一番。 朱莉 周說道, 它讓人感覺再次成為一個孩子並獲得樂趣,但它不會一直是一個玩具。

2016年3月,Facebook收購瞭該創業公司,金額不詳,並開始瘋狂地彌補失去的時間,追趕Snapchat。不久之後,紮克伯格在社交網絡上發佈瞭一段自己使用MSQRD的鋼鐵俠面具的視頻,同時悄悄地啟動瞭一個重要的內部項目,以快速構建技術基礎來支持更復雜的應用內相機。

AI 突破

自2015年以來,Facebook一直在致力於研發人工智能,例如後來支持AR的計算攝影技術。但是,直到他在2016年夏天呼籲組建專門的 相機部門 ,紮克伯格才啟動公開的AR項目。該團隊一開始隻有少數幾位工程師和研究人員,歸屬於Facebook應用機器學習部門,在於紮克伯格的玻璃屏墻辦公室鄰近的 20號樓 辦公。

在接下來的一年半時間裡,相機部門擴張到100多人,成員包括從好萊塢和遊戲公司挖來的設計師,他們與Messenger和Instagram等獨立Facebook應用的相機產品主管共事,幫助他們發佈功能和快速迭代。該部門一直忙於從事各種各樣的工作,從推進底層視覺識別技術和深度學習技術,到在Facebook之外組織焦點小組來試驗AR工具。

(圖註:Facebook由Caffe2go 提供支持的 Style Transfer 風格轉移技術預覽)

在相機團隊的其中一項研究性學習中,應用機器學習團隊的產品設計負責人、前Netflix移動設計主管丹特利 戴維斯(Dantley Davis)回想起來訪人員與他們談論祝他們在乎的人 生日快樂 的體驗。該團隊為參與該研究的人提供瞭一系列可用於發送特效和信息的工具。丹特利指出,他們的研究小組中的一名男子因能夠通過動畫祝妻子生日快樂而感到如釋重負,因為那比用口頭或文字表達自己要更加容易,更加快捷。

在與妻子的溝通中,他基於我們提供的工具創造瞭一種非常親密和個性化的體驗。 丹特利說道, AR工具讓他能夠以他覺得很有價值的方式便捷地表達瞭自我。他們讓人們能夠更加自在地用古怪的方式來傳達自己的情感。

相機團隊成立後不久,遊戲開發商Niantic的一款應用的爆紅,很大程度上證明瞭AR能夠吸引大眾消費者。在2016年7月上線19天後,Niantic的遊戲Pokemon Go玩傢數量增長到5000萬。玩傢們走出室外,使用智能手機來抓取AR精靈。紮克伯格本人也是該款遊戲的粉絲,在Facebook那個月的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他提到他跟 其他人 都很喜歡玩。對於Facebook的高層而言,該遊戲印證瞭AR不會僅僅局限於像Snapchat這樣的一些通訊應用。

與此同時,Facebook的相機團隊工程師埋頭開發內部的AR處理軟件,他們希望該軟件能夠成為未來AR特效的基石。像Snapchat這樣的競爭對手依靠外部服務器來提供AR功能,因此速度和復雜性上會受到限制。而Facebook則試圖發明一種電動床直接在智能手機上處理AI的系統,該技術最終被命名為Caffe2Go。Facebook希望完全搭建好基礎設施才推出AR特效,因為這樣會確保它的AR特效能夠無縫擴展,擁有比Snapchat更加出色的渲染效果、面部跟蹤和速度。

在Caffe2Go處在準備階段之時,Facebook的產品團隊在MSQRD的幫助下試驗AR工具。2016年8月,比如在夏季奧運會開幕之前,Facebook在巴西和加拿大首次測試將其旗艦應用直接打開為全屏相機模式(Snapchat風格),並推出瞭以奧運為主題的動畫框架和針對個人主頁頭像的面部彩繪面具。那個月,Facebook在Instagram上推出其第一個版本的 Stories (近乎克隆Snapchat標志性的 閱後即焚 帖子功能),為Instagram上的AR特效打下基礎。

那年秋天,Facebook完成瞭Caffe2Go的開發工作,創造瞭第一個可以通過直接在智能手機上處理AI來實時捕捉和分析像素的系統。在2016年秋季在 style transfer 功能(將照片或視頻轉變成像畢加索或梵高這樣的藝術傢的風格)上測試該項技術以後,Facebook準備好用Caffe2Go來支持其各款應用上的AR功能,2016年12月率先在Messenger上推行。不久後,通過一項名為 My Day 的 Stories 為照片和視頻提供面具和濾鏡,Messenger看起來跟Snapchat極其相像。2017年3月,Facebook將AR特效擴展到其旗艦應用,讓用戶滑動一下屏幕就能進入全屏相機模式,在中間提供圍繞面具和動畫疊加的特效按鈕。

(圖註: Stories 在Facebook主應用上的預覽)

2017年4月,在Facebook F8年度開發者大會上,紮克伯格的重大發佈就是發佈首個 相機平臺 ,該平臺允許一些開發人員在該社交網絡上開發AR功能。紮克伯格在發佈之前先是從哲學角度解釋未來的工作。紮克伯格認為,最終,科技將釋放出人們的時間,讓人們能夠更多地去社交,去做創造性的事情,去做出更多的藝術作品。

未來,我們當中的更多人將會用傳統經濟學或GDP無法衡量的方式為文化和社會做出貢獻, 紮克伯格在顯示公司十年路線圖的大屏幕前說道, 我們很多人都將做今天被認為是藝術的事情,這將成為我們很多社區的基礎。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對增強現實感到如此的興奮, 紮克伯格繼續說道, 這將使得我們能夠創造出各種各樣今天以前隻能在數字世界中實現的事物,我們將能夠與它們進行互動,並一起探索它們。

紮克伯格第一次將Facebook的應用內相機標榜為Facebook平臺通訊的核心。紮克伯格預測,雖然AR眼鏡和隱形眼鏡未來可能會成為首批AR可穿戴設備,但人們現在就可以開始在他們的智能手機上享受AR的樂趣。

自從2016年末Facebook開始推出AR特效以來,Snapchat的增長就一直停滯不前。隨著Facebook最受歡迎的AR平臺Instagram Stories的興起,Snapchat用戶增長持續下滑。現在每天隻有約1.9億人使用Snapchat,而Instagram則每天有5億人使用。

更廣泛的AR競賽

盡管AR最大的消費級用途是在社交媒體上,但幾乎每傢科技巨頭都在爭先恐後地將AR功能引入旗下的產品當中,同時為普遍對AR開發還很陌生的開發者社區打造生態系統。在Facebook推出其AR相機平臺兩個月後,蘋果為其移動操作系統iOS 1木野養生會館-官方網站1推出瞭自有的開發者工具箱ARKit,方便開發人員和營銷人員將AR集成到他們原有的應用中。根據市場研究公司Forrester的數據,與Apple的ARKit兼容的設備估計已經有4億臺。去年9月,蘋果公司還為iMessage推出瞭 Animoji ,通過利用iPhone X上的人臉識別技術,該功能讓人們能夠用他們的臉部表情來定制表情包。

(圖註:紮克伯格去年曾暗示他的公司在打造可穿戴AR設備)

然而,谷歌可能才是研究AR時間最長的科技公司,它早在2013年就推出瞭智能眼鏡(Google Glass)。該產品成瞭一大敗筆,雖然頗受技術愛好者的歡迎,但由於隱私和社會接受度問題,它沒能在消費者當中流行開來。 谷歌隨後於2016年推出瞭名為Tango的AR平臺,該平臺使用深度傳感器來繪制室內空間,但僅與少數普及率不高的設備兼容。為瞭將Tango的能力推向更多無需專門添加攝像頭和傳感器的手機,谷歌於去年8月推出瞭自有的ARKit版本ARCore。該開發者工具包旨在覆蓋現有和未來的Android設備,其中包括三星Galaxy 8。

谷歌發言人稱,到冬季結束時,ARCore預計將覆蓋1億臺Android設備。與Facebook一樣,谷歌自然也對將AR用於搜索感興趣。去年5月,谷歌宣佈推出計算機視覺工具 Lens ,讓人們整理Google Photos中的相冊,並讓Pixel和Pixel 2的用戶將攝像頭對準店面等物體就能獲取實時的信息。 蘋果和谷歌不僅僅受益於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開發者可以在這些操作系統上開發大量的AR應用),它們還擁有Facebook迄今無法匹敵的成功硬件產品開發履歷。Facebook在設備開發方面跟它們不在一個層面上,因此很難施展硬件雄心。

Forrester分析師托馬斯 哈森(Thomas Husson)指出, Facebook的相機平臺將會讓開發者和營銷人員能夠隨著時間的推移吸引到更多的受眾,但Facebook的局限性在於它不是硬件的掌控者。要真正帶來令人驚嘆的增強現實體驗,需要軟件和硬件之間的整合。

Facebook、蘋果和谷歌都聚焦於智能手機,而微軟這一直專註於為企業客戶提供可穿戴設備。該公司在2016年推出瞭售價3000美元的AR頭盔Hololens。Hololens運行於名為Windows Mixed Reality的操作系統,該系統可為其他的VR和AR硬件制造商使用。然而,AR設備可能需要好些年的時間才能變得足夠便宜和贏得廣大消費者的青睞。

Facebook可能永遠都不會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或者下一個AR設備(雖然它正在嘗試),但它確實擁有一些獨一無二的重要資產:首先,它覆蓋的受眾比Snap、Kakao、Line和微信等任何其他的社交或通訊應用都要多。(有關人們興趣和關系網絡的數據對於個性化AR特效很有幫助)。其次,Facebook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計算機視覺團隊之一,這將有助於它開發出比後來者更好的功能。即使Facebook從未能夠讓自有的AR硬件流行開來,未來好些年它也仍將會是最大的AR內容生態系統之一。

廣告營銷的下一個趨勢

在去年7月爆紅電視劇《權力的遊戲》第七季最後一集的周末,世界各地的粉絲都像往常一樣跑到社交媒體上,分享他們的觀後感和吐槽劇中角色命運的安排。但除瞭傳統的狀態更新以外,一種更引人註目的帖子類型也發生瞭病毒式傳播:超過100萬人在Facebook上創建瞭自己逐漸變成可怕的、藍眼睛的夜王,並配上聲音轉換器和飄雪背景的視頻剪輯。該跟蹤臉部的面具會隨著人們咆哮或放聲高歌而在他們的臉上實時調整,那些視頻廣泛流傳於動態消息和朋友之間的信息。

該面具的轉變能力不是唯一的亮點。它是由HBO制作的,而不是Facebook(左上角有 GOT 標志)。它迅速成為Facebook上最成功的AR廣告活動之一,且表明高質量的AR特效能夠成為促使人們選擇發送給他們的朋友的廣告。正如夜王面具所展示的那樣,AR對於許多營銷者來說是一種誘人的廣告格式,因為它帶來瞭更長時間維持智能手機用戶的關註的新方法。Facebook正在將自己定位為AR營銷推廣活動的默認平臺,這類活動旨在鼓勵用戶與朋友一起玩遊戲或者發佈自拍動畫。

(圖註:HBO的《權力的遊戲》夜王AR面具在Facebook上被使用超過100萬次)

HBO數字媒體和營銷總監艾米麗 揚努莎(Emily Giannusa)向福佈斯表示, 《權力的遊戲》粉絲巴不得一年165天每天都有新的互動方式。Facebook相機平臺對我們很有吸引力,因為它是一個簡單且先進的工具,讓粉絲可以直接將自己帶到《權力的遊戲》的世界。粉絲有臺智能手機就行瞭。

據估計,現在隻有大約5%的營銷者在使用AR技術。根據Forrester最近的一項研究,17%的營銷者計劃今年使用該技術,對於營銷者來說AR至少在未來三年內都會比VR更加重要。Forrester的哈森指出,雖然VR體驗對於意在長時間吸引住顧客的、雄心勃勃的品牌更有意義,但目前來說,會有多得多的營銷者從試驗AR中獲益。

探索階段

隨著AR從智能手機延伸到可穿戴設備,該技術可能會成為一種幾乎永遠在線的提升人們感官體驗的工具,也有可能會替代傳統的搜索欄,根據我們的位置、興趣和社交網絡呈現我們需要的實時信息。但AR的消費級用途仍處於初始階段。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科技巨頭們將忙於改進核心技術和為智能手機打造AR,Facebook將專註於它擅長的領域 通訊和個人表達。隨著時間的推移,AR可能會使得Facebook和它的動態消息變得全然不同 更具沉浸感,有更多的視頻和互動性,盡管具體細節還很模糊。

Facebook將需要持續不斷地改進它的AI,以提升其運行速度和準確度,比如在識別視頻中的物體,理解場景在從不同角度觀看時如何像素化,以及如何繪制場景中物體之間的關系的時候。長期來看,要覆蓋范圍更廣的用戶,包括在發展中國傢,Facebook將需要使得它的AR功能更加兼容相對較弱的蜂窩網絡和舊款手機。

我們仍處於基礎探索階段,我們仍在構建基礎技術, Facebook的坎德拉指出, 所以我現在側重於執行工作。與此同時,我們也將會有一些瘋狂的探索性項目。

與此同時,據斯科洛普夫稱,Facebook正在 大力投資 硬件來支持AR和打造更多社交工具。除瞭捍衛Facebook的行業地位以外,改進底層AR也有其他的好處,例如通過更好的視覺識別和語言理解工具幫助打擊垃圾郵件制造者和有問題的內容,以及推動遊戲和機器人技術的發展。

以為 這完全就是打造太空貓面具 ,是不對的。 坎德拉說道, 你們使用我們的社會基礎設施和我們推行的技術,而你們開發出些什麼應用是難以想象的。但我確信,這將開啟我們現在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有意義的AR體驗將會很有社交性,在體驗中你就是你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qf903g2h5 的頭像
sqf903g2h5

七七的採購名單

sqf903g2h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